Activity Tidbits
Gains from Learning
用戶中心:
結緣清單:
/
/
/
/
/
/
/
/
/
/
Notice
/

福享

Sharings

/
/
/
/
Comprehensive Audiovisual Materials
Dharma Learning Sharings(Text Form)
Lecture Series
Photo Collections
一覺元 文萃 第 41 期【信而有徵】
來源: | 作者:pmo6334f2 | 發布時間: 2024-03-20 | 232 次瀏覽 | 分享到:

烙印鏡頭捕捉的瞬間 阿賴耶的永恆

與攝影師阿剛的訪談記錄(節錄)

 

 

 

[前言]

本名黃宏錡的阿剛,是一位資深攝影師,擔任過許多電視電影紀錄片和劇情片的動態攝影師,其中不乏有獲得國際獎項的影片,如擔任”The Pursuit of a Cinematic Dream : Tsai Ming-Liang" (蔡明亮的電影夢)紀錄短片的動態攝影與平面攝影師,該影片得2023紐約電視電影獎紀錄片類銅獎。而其平面攝影作品亦曾多次舉辦個展或聯展並連連獲獎,如作品:「Eternal Moment」得2017年台中國際攝影藝術展覽,PID-Color-Theme:LOVE 組別,國際影藝聯盟銀牌獎 (FIAP SM);作品「魔幻時刻的瞬間」得2018年sony 第二屆RX 系列Instagram攝影大賞優選獎

阿剛的攝影直覺而專注,擅於捕捉瞬間的當下,凝聚能量,令人驚豔,甚至讓 弘聖師父上人這樣說:「十幾年來就是希望可以拍這樣子的照片。」文萃採訪小組有機緣於2023年1月16日,在嘉義朴子的清木外科診所歷史人文空間與阿剛見面訪談。在午后的輕鬆對話中,我們看到了一個攝影師眼中不一樣的 弘聖上師,也感受到 師父上人的教法無處不在——傳承!

 

對話1olume00:00/00:00#部落客新聞台 |幕後小花絮《手殘也可以煮水煮蛋》

迎晴老師:請問您第一次拍攝 弘聖師父是什麼時候?

阿剛:好像2020吧!是2020的新春團拜,這是第一次。因為我認識芷媚,我們認識很久了,她也一直很喜歡我拍的照片,覺得我好像還蠻適合去拍一覺元這樣子的活動,一開始其實我也沒有想太多,就覺得就是一個團拜的活動,大概也是這樣形容啦!然後我就去拍,大概知道是什麼,第一次看到 師父就是那個時候。感覺怎麼樣?其實剛開始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因為整個活動一直在走嘛,第一次的感覺只是覺得這位 師父很帥,就這樣子。其實那一天接觸 師父,還有聽 師父講的東西也沒有很多,自己也沒有聽到太多,應該說,跟 師父的交流沒有太多!就是短暫的那一次。

我其實是拍過兩場新春團拜的,第二次拍新春團拜的時候,在2021年,就比較有印象,覺得 師父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對我來說是一個有趣的哲學家,他在講一些關於佛法啊一些哲理的東西,我覺得淺顯易懂,讓人家一聽,就可以理解。又可以很輕鬆的方式了解那些道理,甚至佛法之類的東西。師父在我心目中就是一個很有趣的哲學家。

一直到文化中心禪藝講座那一次,喔!原來 師父也會畫畫,然後,哇!很多作品我都覺得非常棒,原來還是一個藝術家!從他的畫跟他之前講的那些東西,更了解這個 師父多一點點,就覺得好有趣。從畫裡面可以比較有脈絡的去得到他之前講的那些東西,我覺得是一脈相承的,包括他講的佛法,包括他畫裡面那些給我感受到的東西。那個東西是什麼?其實我覺得很難具體的講清楚,因為它甚至是不是 師父畫裡面原本要傳達的,我覺得不一定,但它就是我在那個時候,我站在那張畫面前我看到的東西,感受到的,我覺得是一種蠻平靜的感覺吧!

 

 

 

對話 2

阿剛:你要問的就是那個我拍 師父在展場的那個感覺?

晏菱老師:文化中心,對對對!

迎晴老師:禪藝講座那時候?

晏菱老師:嗯。

阿剛:關於文化中心那個展,其實那是我又認識 師父更深的一次機會。很有趣的是因為我之前也辦過幾次展,以前辦展是自己去佈展。師父的展就是他的作品,也許 師父有參與討論說哪些畫要怎麼呈現,那跟我自己把畫把照片掛上去牆上的那種感覺應該會差很多。因為他就是一到這個現場,等於就是看別人把它做一個系統、一種詮釋的把它展示在這個空間裡面,我覺得他的感受會跟自己把那些畫放在自己的畫室或在其他不同的空間做展示,是完全不一樣的。

我當時拍 師父的畫,拍 師父在看畫的時候,好像可以感受到 師父進到這個空間裡面對於這空間跟他的作品之間的那個交流,我覺得是有這東西在的,其實我要捕捉的就是這個!當時還有一段是 師父在講解畫是怎麼、怎麼,有點類似在導覽畫的意思,我有側拍,拍了很多張這樣子的畫面,自己也都喜歡。師父透過自己,包括 師父的那個意念,就可以傳達得更清楚。我也很喜歡那個,我忘了剛剛那個叫什麼?

晏菱老師:無住

阿剛:無住,對!我很喜歡一張無住,師父蹲下來看作品「無住」那張照片,整個感覺讓我覺得非常棒!然後也很喜歡 師父就是坐著,靜靜的在看自己作品的那些畫面。再來就是這空間裡面的 師父,包括作品,就是很有能量聚在一起。我拍,我當時其實也沒有想太多要拍什麼,只是我拍照算是很直覺的吧!或是當下覺得是什麼,就決定是這樣拍,然後也拍到不錯的畫面這樣子。

阿剛:「傳承」棚拍的這一次,也是又多一次認識 師父這個人,就發現,欸!師父的可能性更多。當時我其實就是發現 師父的可塑性很高,因為 師父,講真的,師父長得真的、真的就是帥!他換穿了很多衣服,真的很像是服裝model,根本就是在拍服裝的型錄之類的。當然最吸引我的還是那一天的對談,師父在講的那一些,很專注的,我不認為他是一種傳教說法,而是我覺得更像是對談,他講那些事情、那些畫的時候,我覺得就是很有魅力!我其實就是一直拍,然後也拍到一些自己蠻喜歡的,就是 師父在講話的時候,那個樣子,那個瞬間跟神情,而且 師父有些手勢都非常有畫面感就很好!

 

 

 

對話 3

晏菱老師:像那次「傳承」主題棚拍,您在拍 師父的時候,前面拍了幾張之後就有給 師父看,跟 師父討論說:這樣好不好?打算怎樣、怎樣拍。我看到您跟 師父的互動,覺得 師父那個眼神也好專注,於是我就拿我的手機側拍這樣。您那種用心,我覺得好特殊,在以前我們拍攝過程中是沒有看過像這樣互動。之後有個機緣,師父叫我帶話給您,就說:「他十幾年來就是希望可以拍這樣子的照片。」不知道您聽到這個話有沒有什麼感覺?

阿剛:我就很高興啊!因為 師父喜歡我拍的東西,就像剛剛講的,我當時會想到用這種感覺其實也是我覺得這樣拍,是我認識的 師父一直給我感覺的那個樣子——沈靜,然後又很有力量!他不需要刻意地做出什麼樣的表情或是動作,甚至自己表現,那些都是不必要的。包括他認真的在對談講的那些話、那個眼神、神情,我就覺得很棒!

我不擅長棚拍,棚拍就是要請被拍攝者擺姿勢嘛,那種我不擅長,或說我比較不會做這種方式的拍攝。通常我都是用一種持續燈,它其實就是拍影片用的,不像閃光燈這樣啪、啪!我的想法就是營造一個空間,讓我的拍攝者自在,然後我就是捕捉他在這樣的空間的樣子、狀態。

我最常講的是因為我拍人不是拍他的樣子,我拍人是拍他的狀態。因為樣子會改變,當然狀態也會改變;人在某一個狀態,某一個另外不同的空間、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心理狀態,就會呈現不同的狀態的樣子,這是我所想要拍當下他的樣子,而不是他要去扮演什麼,穿他平常不會穿的衣服,做他平常不會做的動作。他當然可以有他的樣子,可是好像就不是他本人原來的樣子,我要的是他原來的樣子,就很有魅力啊!你自己就很棒了,不需要再去變成另外一個人的樣子,對我來說啦,或者是我喜歡的拍照的方式。我覺得這是 師父很棒的地方,他就是很願意配合,因為知道大家都很用心想要做好這件事情,師父都是知道的。我覺得 師父就~“是不是我們就一起來玩玩看”,也不知道會怎樣子,這就是 師父最棒的地方啊!

 

 


對話 4

晏菱老師:我那時候在想說,像這個是佛像,就是很希望有人可以把 師父拍得像這樣。

阿剛:佛像!(笑)

晏菱老師:可是他是可以對話的。後來看到你的照片,我覺得~啊~真的!

阿剛:把 師父拍成佛像!(笑)

晏菱老師:我覺得很莊嚴這樣子,而且他是可以對話的。就覺得~哇,好棒!因為光是一個動作,也是一個moment(阿剛:對啊!),當下應化,就覺得好感動。

晏菱老師:不管在哪個角度看都覺得好立體喔!師父好像那種會出來的感覺。

迎晴老師:像雕像嗎?

晏菱老師:不是,會出來,所以叫做活的佛像,他就會出來的,對。

迎晴老師:很立體?

晏菱老師:像這一張,就感覺他在看你,這一張。你不管走哪一個角度,你就覺得他像是在看你。

阿剛:這就是我在拍的時候,就會cue“師父看鏡頭!”我要的就是那個瞬間,而不是看鏡頭一直看一直拍,那個眼睛的光其實就會不一樣。

晏菱老師:對,就那個眼神!

阿剛:對啊,我在街頭拍的時候,我通常也都會這樣,就是拿著相機等著,等著就對著他,等著他發現我在拍他,我就是要他發現我的那個瞬間,還沒要反應自己的心情跟情緒的時候,之前那個瞬間就是我要的,然後那個眼神都會抓住人的,看的時候會抓住人的,我要的是這種東西。

晏菱老師:所以有時候這樣放大一看,用電腦,我用notebook,我還沒用我們家那個大電視60幾的那個下去看。

阿剛:對啊,你用那個看,應該感覺會更不一樣。

晏菱老師:哇!就後面那種感覺,整個是有能量和多層維次。

 

 

 

對話 5

晏菱老師:所以您在拍照的過程也很仔細聽 師父講話?

阿剛:當然啊!如果要我講是什麼事情,那我完全不會有印象,(晏菱老師:我知道,我知道)只是當下我會很專注他在做的事情。如果他在打球的話,認真看他打球,他在對談,我就會很認真聽他對談的東西,就是進入他的狀態。

晏菱老師:進入他的狀態?

阿剛:對啊!

晏菱老師:還是他進入你的狀態?

阿剛:你進入他的狀態,你才有辦法看到他的樣子啊!

晏菱老師:非常感謝。像我看到 師父唱元和妙音的那個照片,看到的時候就覺得好像還在唱。

阿剛:嗯!

晏菱老師: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樣的感覺?

阿剛:其實怎麼講?

晏菱老師:所以我才用「永恆」來形容,就是把那個當下一個動態,雖然是一個靜態的照片(迎晴老師:餘音還在!),可是我看到的時候,我會覺得拉回到當時,然後,我覺得他還在唱。

阿剛:對,有聽過 師父唱的人就會有這樣子的感覺。沒有聽過的,他就沒有這樣的經驗,這就是有趣的地方。只是我做的就是把當時 師父唱的那個狀態原始的保留下來,就可以讓你們感受到他的那個狀態。

晏菱老師:對對對!就算是沒有聽過 師父唱元和妙音的,他看了會有一個生動……

迎晴老師:知道 師父在做什麼!

晏菱老師:對對對,然後你再讓他聽到,他更有那個感覺,更能夠進入那個狀態~當時 師父那個狀態。好棒喔!

迎晴老師:進入那個情境!

晏菱老師:太好了,謝謝,謝謝。


 

 

一覺元文萃第41期【信而有徵】

��� 烙印—鏡頭捕捉的瞬間 阿賴耶的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