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Tidbits
Gains from Learning
用戶中心:
結緣清單:
/
/
/
/
/
/
/
/
/
/
Notice
/

福享

Sharings

/
/
/
/
Comprehensive Audiovisual Materials
Dharma Learning Sharings(Text Form)
Lecture Series
Photo Collections
遇見佛法---讓身心靈有所轉變
來源: | 作者:pmo6334f2 | 發布時間: 2024-05-16 | 145 次瀏覽 | 分享到:


文:蔡亞筑

  

在我未遇見佛法時,我的生活,平常白天就是工作,有空檔就追劇,晚上下班偶爾會打牌,每次打完牌多是凌晨兩三點了,假日不是跟先生去釣魚,就是逛街,就在無知中造了許多貪瞋癡的惡業,也把身體搞壞了。那時的我,常常去廟裡拜拜,求菩薩神明幫助我身體健康、幸福快樂、希望能存到錢買房子,但就是事與願違,總覺得人生好苦、好苦。心裡總有一堆怨恨惱怒煩的事,一波又一波的來考驗我,另外靈性也出問題還不自知,直到我50歲那年,才開始接觸佛法,遇見一覺元 弘聖師父上人的法,才比較明白什麼是修行。

 

一開始從視頻上薰修 師父上人的《明覺法堂》才知道修行是修正自己錯誤的思想、觀念、行為,而不是從小到大,大人給的觀念要一直吃素、念經,以為那樣就是修行。原來修行是要改個性,要轉念,不要執著,修正自己,擴大心量,不能想要改變別人,要學會放下,就這樣我開始喜歡聽 師父上人的法了。接觸法後,也許是起了愧心,那時也不知道為什麼每天常常不自覺的掉眼淚,感覺自己有些明白後開始懺悔,學放下,懺悔過去被我傷害過與讓我傷心難過的人事物,總覺得是我對不起您們。從此白天就很少追劇了,有空檔就聽法,也把 師父上人的法分享給客人(美髮院),有的客人也跟著聽。

 

我的全身經絡原本就不好,常常手、腳、腰椎經絡疼痛、酸痛,因此託客人到日本買了一百片的小片撒隆巴斯準備有需要時使用,果然就像 師父上人所說,想醫想病,就會種下了醫藥的種子,後來在一次不經意中我的左膝蓋拐傷了,直到用完了一百片,腳傷還是沒能好。還有我不能右側睡好多年了,我一旦右側睡,不但右手會僵硬,而且會呼吸困難。兩隻小腿也常常正要入睡時,就開始酸軟很難受,感覺腳快斷裂,就這樣每天反覆煎熬過日子。再加上我有睡眠障礙,我未接觸佛法前,已經吃了17年的安眠藥跟焦慮、自律神經失調的藥,因為我會心悸恐慌,而且心臟會亂晃亂搖,當時都是以為自律神經失調引起的心律不整,還有胃食道逆流不曾好過,膽也結石,腎臟也有沙子,身體狀況不佳。那在第一次跟 師父上人請益完回家後,我的手不痛了,背部也不沉重了,第一次感覺到原來正量磁場這麼神奇!

 

然後 師父上人教我每天拜佛、念佛,直到第二次向 師父上人請益,師父上人跟我說,吃藥不能治本,不要用安眠藥來壓住靈性。其實我也很想把吃安眠藥的習慣戒掉,我曾經戒過兩次,但是停藥一星期後又開始心悸,所以害怕戒藥又會心悸,在第二次請益協談中,師父上人對我說:「我以後就要過著悲慘命運,我就一直擔心這,擔心那…」,我聽到這些話,心裡想,我現在已經很悲慘了啊!還有以後更悲慘的命運在等我。我知道我過去造了很多殺業,後來我也才明白,由於我的靈異體質,如果我不學習正法是很容易被外靈干擾的。

 

接下來在請益完的那個月,高雄初一法堂結束回家,我拜佛時全身竄麻每天都很熱,有股能量從我的頭頂進入到我身體,感覺打通我的經脈,我的胃食道逆流也好了,膽結石也沒再痛過了,還有之前左膝蓋前十字韌帶受傷因沒完全康復,走路還是有點鬆弛,也不能完全蹲下,一股能量衝到膝蓋,感覺膝蓋裏的韌帶被彈開三下,之後我的腳開始變比較正常了,也有力了,可以完全蹲下去了,之後我走路輕飄飄的,全身熱烘烘的,整個人心很靜,比較不會亂想,也不能亂想,只要我有想有念頭,頭就會開始暈晃,緊、脹、麻、空,好像要我無時無刻都不能想。原本接觸佛法時,每日常常不自覺掉眼淚,但自從感受這股能量後,我再也不哭了,有時想要去想過去的事,就是會不自覺止住,又感覺我變堅強了。

 

曾經吃不下東西,吃了安眠藥更不能睡著,總覺得有股能量從喉嚨把藥物擋住,化掉,藥變沒作用,當時想藉著這個能量,把安眠藥戒掉,但是我先生每天晚上,他要睡覺前,就會叫我起來吃藥,我不想吃,他就罵我在幹嘛,我要搞什麼鬼,當時我也無法跟他說明清楚,就覺得那看不見摸不到的能量在我身體幫我掃除。就這樣他更加對我疑神疑鬼,神經兮兮的每天盯著我,注意我的一舉一動、每通電話以及LINE都要問誰打來,要做什麼。先生那時每天一直嘆氣,搞得我擔心他造口業罵人。之後又看到我拜佛時,拜跪趴在地上,有時躺在地上爬不起來,他罵我、打我,要拉我起來,又說一些不好聽的話。師父上人曾經說過,如果我在拜佛時看到了一些景象不要理,繼續拜,那時我還是有點害怕怎麼會這樣,然後又感覺那些能量是來幫助我的,可是身體又不堪受。

 

直到2019年8月11日是我第三次預約要向 弘聖師父上人請益的日子。請益的前兩天,8月9號先生知道我要去跟 師父上人請益,他更是煩躁,先生說我的心都飛了,心裏只有聽法堂跟 師父上人,我跟先生說 師父上人讓我明白,救度我,但他還是無理的跟我吵架,結果吵架完隔天晚上,他就出車禍了,我心裡想他會不會因這次車禍被撞醒,到了急診室了解他的狀況,醫師還說我先生很幸運,斷了5根肋骨,一根鎖骨,竟然一點內傷都沒有,當下我心裡就感覺是佛菩薩慈悲將我先生hold住,讓他大事化小。但是醫生還是說要住院觀察三天,可是我明天就要跟 師父上人請益,我已經等了兩個多月了,靈性的事我不能取消,我就跟醫師說,我明天有重要的事要處理,已經約好了,不能取消,能不能明天請假出去,那時我想帶先生去拜見 師父上人,醫師就說你們今晚先回家,等明天事情辦完再來醫院辦住院手續。

 

到了請益時間,師父上人進門,走到前面時,看見先生手吊起來,看著我們微笑著。回想上一次請益時,師父有提到,如果手不能端東西吃,就可以把頭低下用嘴下去舔,當時我不知道為什麼 師父上人會說這句話,後來就意會到了。原本當天請益是要問我靈性的問題,結果我竟然都問先生的事,然後不敢耽誤其他學員時間,就沒再繼續問下去,想說下次再約請益。後來回家,就馬上帶先生去醫院辦住院觀察三天,沒有出現氣胸,就先出院回家。後續有安排開刀其中有一項就是鎖骨骨折的地方要填補骨粉,結果醫師開刀,開一半出來找我,很驚訝的眼神問我說,你確定你先生只受傷四天嗎?我說對。然後醫師又說,他開下去,發現我先生的鎖骨已經長出骨漿來了,說現在不需要填補骨粉。然後四天後回家,先生精神很好,不像骨折的人,先生還有5根肋骨骨折沒接回去,古人多說傷筋動骨需要100天才能復原,結果我先生15天就可以幫人理頭髮了,20幾天就能幫客人洗頭,30天就幫忙拖地,實在是太神奇了,因為那是 師父上人能量照護才能這樣快速好的,再次感恩 弘聖師父上人的慈悲救度。那時因先生受傷,我每天更忙,但我還是晚上下班後會念佛、拜佛,還是很努力的在法上運作、改個性!

 

因為某種特殊的原因,師父上人暫停了請益的祈請。我一連等了幾個月都沒有接到通知,只好繼續等。那時我每天頭好暈,很脹,全身竄麻一直打嗝放屁,有時還會又吐又拉,中間我有請教波芽老師,我才知道我靈障了。等到12月後還是沒消息,那時天氣開始變冷了,加上我一直無法睡覺跟吃不下飯,感覺有股能量一直在,可是我變好冷好冷,23度的天氣,我竟然穿四件厚衣服,還在發抖,有空檔時間就在門口曬太陽,但是還是冷。接下來快接近農曆過年,那段時間是我們做美髮業的大月,會比較忙,後來我慌了,我不知道要怎麼辦,我去以前曾經去過的一家問事的宮廟,那位皇嬤是觀世音菩薩的乩身,皇嬤說我被啟靈了,說我靈空,就叫我回去拜見〈一覺元〉 弘聖師父上人。

 

後來我的一位客人,介紹了她認識的一位會處理靈障的人,他是一位70歲的報社社長,他是天主教人員,客人說他有能力處理這種事,社長看到我,跟我客人說我身邊有好幾位諸聖眾,社長說他幫我處理,叫我把之前在〈一覺元〉的法寶和七尊佛菩薩的佛像卡收起來。後續社長就跟這些靈溝通,請他們離開我身邊,剛開始我有比較好,比較不冷了,可是頭還是暈轉緊麻空。然後社長一直叫我沒事休假時 就到外面去走動,說如果我越怕,那個無形的就越能控制我,當時我想,怎麼跟 弘聖師父上人講的,剛好相反,師父上人教我要往內勤修戒定慧,社長卻要我常常往外,還叫我不要念佛,不要看法堂,不要拜佛,社長也在那半年的時間裡因身體不適住院兩次。那段時間我先生也時時刻刻,盯著我,也不讓我拜佛看法堂,但是我還是每天會在房間偷偷念佛。就這樣日子一天一天又過去了半年多了,但是那看不到摸不到感覺得到的感受還在,我就跟社長說,我盡人事聽天命了,我要往 弘聖師父上人的法去落實。我跟社長說,我先生那時不讓我去,是因為他老愛胡思亂想,心量小,想要掌控我,可是我的身體病痛確實是 弘聖師父上人救度我的,讓我好很多。解鈴還須繫鈴人,我決定要回來向 師父上人學習。

 

從那開始,我就想 師父上人叫我往德修,去落實弟子規,於是我開始戒安眠藥,因為那時吃藥,也沒什麼藥效反應,有吃跟沒吃,一樣不能睡著,意識一直是清醒的,我也跟先生說我現在要戒藥了,你不要再逼我吃藥了,我要解決我自己的事了,接下來就是從調時間開始,因為晚上睡覺意識是清醒的,所以白天還是會有一點疲倦,有空檔,我也不敢去休息,直到晚上下班,趕快洗澡,然後拜佛念佛,結束後10點多就躺在床上休息,感覺躺好久了,起來看手錶才12點就偷偷聽法堂。我發覺我如果有聽法堂,念佛拜佛就會比較好一些。

 

有時候頭頂的抽竄麻又起來,看錶才兩點多,就起來聽法堂,聽累了就休息放空,四點又出現一次相同狀況,就這樣每天反覆半年,那時我也有開始看本部的線上錄製課程,也有看波芽老師的直播平台,後來波芽老師在直播台有提說,如果對法有問題可以來跟 師父上人請益。當下我就提起勇氣,再次傳簡訊給波芽老師,請教老師我可否能向 師父上人請益,我自己沒有做好還讓 師父上人那麼辛苦,我想要向 師父上人道歉、懺悔,因為心裡有好多的疑惑。在這裡也要感恩 師父上人跟波芽老師不計前嫌,幫我安排時間請益。

 

之後,我才知道,之前那些身體不適,是我屬於易感體質,屬被靈駕體質,一些我過去生的冤親債主知道我現在有能力還債了,所以就要來討債,我的能量低所以就會不舒服。師父上人還說我的狀況,其實是很好解決的,只要來學習很快就會好,經過一段時間,我再找機會跟先生說我假日要去本部上課,起初先生還是不高興,後來就不反對了。

 

就這樣我開始每個星期日來本部上課,我發現我的狀況真的好很多,從原本的常常很暈,心跳很快,到越來越不暈了,在本部念佛時間只要穿上海青就會開始心跳加速會暈轉,但是等到開始繞佛時就好了。事後這些狀況,我再跟 師父上人請益後,就一直在改善中,在此感恩 師父上人的鋪陳,在這些日子裡的訓練與考驗中,讓我靜下來、讓我明白,學著放下、不執著、不分別、不亂想、不生氣了,修自己的心。也體會到一切法從心想生,多是自己的心去創造出自現境來的,現在我先生也比較不會對我疑神疑鬼了。我們也很少爭吵,我也不跟先生計較對錯了;對小孩的看待,就關心不要有多餘的擔心;在工作上以服務的態度在做事,所以不覺得累,也越來越順利輕鬆。在這一世能遇見 師父上人,真的是太幸運了。

 

感恩 弘聖師父上人慈悲救度與教導,讓我當一個明白正常的人。

感恩 阿彌陀佛!

                               

                          

學生 蔡亞筑 叩首

20231101